美女與野獸


作者:淫心
「我們見面吧!」屏幕上傳來了這個訊息,我卻不知道要怎麼回答,能見面嗎?
那些曾經見過我的女孩,第一次看到我的眼神,就像見到鬼一樣,【】這麼說是有點誇張,雖然我不是長的很好看,但也頂多算是「丑」而已,可是她們臉上明顯所露出嫌惡及失望的表情,我一輩子都忘不了。
「怎麼不說話了?」畫面上繼續傳來訊息。
「還是不見面吧!」我做了明智的抉擇,不見面還可以留下美好的印象,一旦見面所有的幻想都將破滅。
「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嗎?」她繼續問道。
她,在我最失意的時候遇到的一個女網友,她叫蜜蘭諾,我問過她為什麼叫做蜜蘭諾,她說因為當時她正在吃那種餅乾,外頭裹了一層薄薄的巧克力,裡頭是酥脆的餅乾。
蜜蘭諾,就像餅乾外頭那一層巧克力一樣,說起話來甜甜的,我和她用語音天過,聊的很開心,我雖然長相不怎樣,但還算有副充滿磁性的嗓音。也許當女孩們聽到我的聲音時,都會想像我是個美男子吧!
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。
「你是青蛙?」蜜蘭諾又問道。
正中要害了,我曾經和她說過不要被我的聲音給騙了,她說不相信我會有多醜。我們從來沒看過對方的相片,因為我不敢給,當然她也不會主動給我。
「我是賴蛤蟆。」我很有自知之明的說著。
「哦!那我就是天鵝嘍!」
看到她的這句話,我狂笑了一陣,她的臉皮還不是普通厚。
「我不信。」我故意這麼回答,說不定她也是聲音騙人,搞不好她又醜又肥。
「見了面就知道了。」她回答。
我又沉默了,她對自己是那麼充滿自信,而我呢?在第一次見女網友之後,所有信心早就被摧毀殆盡了,我還剩下些什麼呢?
「我真的很醜,還是不要見面吧!」
「真的不見?」她打完這行字之後,畫面上就出現她離線的訊息。
她生我的氣,認為我沒有誠意,是這樣嗎?
我何嘗不想見她,就算她又醜又肥,我也不會嫌棄她的,豬八戒又有什麼資格去挑剔別人呢?更何況我是那麼的喜歡她。
※※※
我的要求太唐突了嗎?為什麼他遲遲不響應,我是第一次這麼想見一個人,一個網友。
他在顧慮什麼?我一個女孩子都不害怕,他怕什麼?
「怎麼不說話了?」我問道。
「還是不見面吧!」他終於有響應了,可是這個答案卻不是我要的。
「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嗎?」我繼續打出問句。
他,是我偶然遇到的一個網友,很奇怪,我從來不和網絡上的人聊那麼多的,卻和他聊了一整夜,從那時起,只要上網遇到他,就可以沒完沒了的聊起來。
對了他叫玻璃杯,為什麼叫玻璃杯,因為他正在喝水,我問他不會是同性戀吧!不好意思叫玻璃圈,所以叫玻璃杯。我們就這麼聊了起來。
我記得聽他說過,他見過幾次網友,結果見過面後卻從此不再聯絡了,那麼他就是俗稱的青蛙了,就是長的不好看的男生,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他不敢和我見面。
「你是青蛙?」我直接了當的問。
「我是癩蛤蟆。」這回他回的很快。
「哦!那我就是天鵝嘍!」癩哈蟆想吃天鵝肉,腦海裡浮現的竟然是這句俚語。
「我不信。」這麼直接,憑什麼不信我是天鵝呢?難不成他見過的女網友都是恐龍嗎?
「見了面就知道了。」自己怎麼說也說不清,眼見為憑。
怎麼又安靜下來,平常和他都是一來一往,甚至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。而今天的話題卻接連的斷了好幾次了。
「我真的很醜,還是不要見面吧!」
「真的不見?」我再問了一次。
雪特,計算機竟然在這時給我當機。
※※※
等了五分鐘,還是不見蜜蘭諾上線,她真的生氣了,那我也下線吧!
「蜜蘭諾剛登入」就在我準備註銷的瞬間,我看到的屏幕的右下角出現了這個訊息,所有的陰霾一掃而空。
「對不起,剛剛當了。」
「沒關係。」順便加個笑臉,我也是真的面帶著微笑,雖然她看不到。
「星期六早上十點,中壢火車站前面的圓環,不見不散。」她快速的打出這串字。
我並沒有同意啊!
「如果你不來,我們就不要再見面,不,是不要再聊天了。」
「不是這麼絕吧!」我著急的問著。
「沒錯,你不來我就不理你了。」
「我怕妳見了我也不會想再理我了。」這是事實,凡是見過我的女孩,沒有一個願意再理我的。
「你害怕我也會?」
「是的。」
「有可能喔!」
「你這麼說我怎麼還敢去。」
「就這樣吧!星期六,不見不散。886」
又離線了,讓我連考慮的機會都沒有。
我該去嗎?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,就要煙消雲散了。
※※※
在聊天室裡再怎麼聊都是虛無縹緲的,還不如當著面說的清楚,就算要愛一個人也要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樣子啊!
青蛙又如何?難道青蛙就不能有春天嗎?外貌只是一個軀殼一個假象,那能代表什麼?
但是我真的一點都不在乎玻璃杯的長相嗎?要真是一張破碎的臉我能不在乎嗎?見了面再說吧!
※※※
死就死吧!只要能見蜜蘭諾一面,我也心滿意足了,要是連她都不理我,我以後再也不上網聊天了。
哎呀!糟了,只約了時間地點,也沒講好相認的方法,看看四周人還不少。可是放眼望去,在這小小方寸裡,最醜的男孩子就屬我了,看來我的擔憂是多餘的。
當我把瞭望的眼神拉回,眼前竟然佇立著一個女孩,個頭還不小,我是指身高,我的個不高,號稱一七零,而這個女孩幾乎要和我一般高了,難道她是蜜蘭諾?
她好像還在找尋什麼,難道她不是蜜蘭諾?
我的心臟砰砰跳著,幾乎要從嘴裡迸出來了,我微微向後退了一步,眼前的女孩除了高挑之外,身材也十分苗條,可是針織上衣包裹的上身卻相當突出,我指的就是胸部了。藍色的牛仔褲將她的下半身撐了起來,幾乎要拖地的褲管,將她的腿部烘托的更修長了。
長長的頭髮紮成長辮垂在背上,微側的面頰展露出光華細緻的肌膚,精緻的耳垂上鑲著一顆閃亮的寶石,長長的睫毛不時眨啊眨的,彷彿已經可以看到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了。挺立的鼻樑,讓她整個側面看起來就像雕像一般,美的讓人不敢正視。
她果真是一隻高貴的天鵝,而我卻只是一隻癩蛤蟆。我已經看到她了,該心滿意足了,還不走,賴在這裡幹什麼?可是我的腳像鐐了鉛塊似的,一步也動不了,我連忙將臉轉開,不能讓她看到我。我還是蹲下故意綁鞋帶吧!偏偏我穿的是皮鞋,沒有鞋帶的那一種,顧不了這許多,先蹲下吧!
※※※
我就在你身邊啊!你連認我的勇氣都沒有嗎?
看到玻璃杯,我鬆了一口氣,丑是醜了點,不過哪只是五官的結構不夠完美而已。眼睛不大,但有雙濃眉,濃眉應該配大眼,但是他卻是個小眼睛,我想就怪在這吧!鼻子也不是很挺,嘴唇厚厚的,人說嘴唇厚的人重感情,這算是一個優點吧!
環顧四周,他確實是這方圓一里內最醜的男人了,但是那又怎樣。
其實我不到十點就到了,為的是想看看這個人是不是一個守時的人,果然沒教我失望,九點五十分就看到他的身影了。
看見他在來來往往的人群裡搜尋著我的身影,偶爾見到幾個單身的女子,他的眼神停駐在她們的身上,但隨即便移開了,是因為她們不夠美嗎?還是不敢相認?
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我相信他就是玻璃杯了。
我緩緩的走到他身邊,我可以確定他就是玻璃杯,我在等的男人,但是我不認他,我要看他什麼時候開口認我。
美女與野獸(二)
一雙亮白的鞋面立在我的眼前,整顆心臟好像就已經在嘴巴裡了,可是我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。
不行,這樣懦弱是不行的,人窮志尚且不能短,而我只是外表差一點而已,論才幹,可是毫不遜色於其它男人。深吸一口氣,我緩緩的站了起來,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,即使她即刻轉身離去,我也能坦然面對了。
「嗨!妳好。」用盡全身的力氣擠出了一絲笑容,我開口道。
「你好。」
好甜美的笑容,就好像溶在嘴裡的巧克力一般甜蜜,此刻的感覺更像是吃了在巧克力注入美酒的酒糖一樣,我都要醉了。
「傻了?」
「對不起我失態了。」我怎麼會如此無禮呢?就好像沒見過漂亮女人似的,事實上確實如此啊!這麼近距離的欣賞美女還是頭一回呢。
「妳剛剛在找什麼?」她明明就已經認出我來,卻還東張西望的,難道還約了別人嗎?
「找青蛙啊!」她說的很順口。
「眼前不就一個嗎?」我自嘲道。
她挑眉將我從頭到腳瀏覽了一遍,看的我渾身不自在,手跟腳都不知道要怎麼擺好。意外的是,我並沒有在她眼裡發現厭惡的神情,只有一種俏皮的好奇眼神。這雙晶瑩剔透的眸子,就像要把我看穿似的,緊緊的盯著我,害的我只好撇過頭去閃躲開她的灼灼目光。
「我像是奇珍異獸嗎?」我再次自我解嘲。
「呵呵。」她笑了,「你真的很醜。」
聽到她這麼說,我原本就尷尬笑容更加僵化了,一顆心就像掉落在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的玻璃杯,碎了。
「可是我不在乎。」她收起笑容一臉認真的說著。
「真的?」她的一句不在乎,堅硬的大理石地板彷彿變成了柔軟的彈簧床,將玻璃杯又彈了起來。我還以為她和其它女孩一樣,原來她真的不一樣。
「我們要一直站在這裡嗎?」
「妳想去哪?」我的頭還輕飄飄的,好像腳已經沒有踏在地面上了。
「天堂。」
「天堂?」
「走吧!美人光看是沒有用的,得想辦法追,才追的上的。」
說罷,她便往市區最熱鬧的街道走去,我則緊緊的跟在後頭。她越走越快,穿梭在人群裡,我要是不跟緊點,可能就要失去她了。
這樣的美人我追的上嗎?我這只癩蛤蟆能吃到天鵝肉嗎?不要做白日夢了,只要她不要不理我,還願意跟我做朋友,我就阿彌陀佛了。
「到了。」她開開心心在百貨公司前停下腳步。
沒想到不消十分鐘,已經來到中央西路上的遠東百貨了。
「好喘。」蜜蘭諾臉紅通通的,調息著呼吸。
跑的這麼快當然要氣喘吁吁,在她喘息的當口,我用餘光注視著她,我只看這樣若無其事的偷瞄她,甚至故意的和她保持距離。本來身邊有個美女應該是一件光彩又值得炫耀的事,可是我實在是太破壞風景了,尤其是看到幾個擦肩而過的男女竊竊私語著,『那個女的那麼漂亮,怎麼會跟那麼醜的男生在一起啊!』
頓時,我終於能體會到那些女孩的心態了,即使本人不在意,可是又怎能忽略旁人的異樣眼光呢。這畢竟是一個群體的社會,其它人的想法時時刻刻的左右著我們的行為。
「你好像都不會喘啊!」蜜蘭諾問道。
這個甜美的聲音把我拉回到她的面前。
「我平常有運動的習慣,所以這點路不算什麼的。」我笑著回答。
人醜嘛!無人來睬,多餘的時間,除了學習知識之外,就用作學武了,跆拳道黑帶是我最值得驕傲的了,可是又因為人太醜,教練連出國比賽的機會都不給我,也罷,我也不想拋頭露面。
「真好,不像我跑點路就氣喘如牛。」她的眼眸裡閃著些許的羨慕。
「如果妳有興趣,我可以陪妳跑……」呆瓜,說什麼傻話,誰會願意陪一隻癩蛤蟆晨跑,話剛落下,我就後悔了。
「好啊!你可不要賴喔!」她到答應的挺爽快的。
妳不賴,我才不會賴呢。我只敢在心底響應她。
「只要你不嫌棄。」
「嗯。」
我說錯了什麼嗎?為什麼她只是簡單的應了一聲,可是我又能期待她說什麼呢?唉!我竟然有種想逃的感覺。
「來的太早了,百貨公司門都還沒開呢。」
經她一說,我才發現百貨公司的大門還是深鎖的。
「那怎麼辦?妳吃過早餐沒,要不我們到那邊的快餐店吃點東西。」我指著不遠處的快餐店說著。
「我已經吃過早餐了,你還沒吃嗎?」
「我也吃過了,早上晨跑,回程時,我習慣帶一份早餐回家就解決了。」
「那……我們到前面那裡的服裝店逛逛好了。」她提議道。
「好。」
我再次尾隨在她身後,像個隨從一般的跟著她。
「你身上有帶錢嗎?」她猛地轉過身來,問道。